看点 重庆武术队取得历史突破 揭秘背后的故事

今年9月初的十四运会武术套路比赛中,重庆武术队取得了建队以来最好成绩:团体项目夺得银牌,个人项目刘意成夺得男子南拳全能(南拳、南刀、南棍)第四名,创造了重庆武术队建队最好成绩。

俗话说“南拳北腿”,刘意成在南拳全能取得突破,是否和重庆人喜爱武术有关?南拳在重庆发展不错,有哪些有趣的故事?带着这一系列的问题,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和探访。

今天(14日)上午,上游新闻记者采访了分管武术运动的重庆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市武管中心)副主任王技铭,他多年推广、管理武术运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在记者表明了来意之后,王技铭笑着摇了摇头:“十四运会比的武术套路南拳,和平时大家说的传统南拳(如:咏春、蔡李佛拳、五祖拳、洪拳、余门拳等)不是一回事。而十四运会的武术套路比赛是竞技武术。”

竞技武术和传统武术有什么区别?王技铭进行了简单的解释:“以南拳为例,竞技武术的动作来自传统武术的南拳,但是为了方便比赛打分和评判,竞技武术对南拳动作进行细化、改编和创新,设置了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参赛者需要按照比赛规则,编排一套不少于1分20秒的南拳动作(包含规定动作、自选动作)让裁判分A、B、C三项打分,传统武术比赛则相对比较宽松,主要看参赛选手的动作演练水平和完成动作的质量。”

为了让记者对竞技武术有更深的理解,王技铭还特别以刘意成的比赛进行了举例:“刘意成的南拳小全能,一共比了南拳、南刀、南棍三项内容,其中南拳得了9.710分、南刀得了9.753分、南棍得了9.736分,最后总分名列第四。他比的南拳、南刀、南棍每个小项,都是由A、B、C三组分构成,其中A组是动作完成质量分(3位裁判评判)、B组是演练水平分(5位裁判评判)、C组是动作难度分(3位裁判评判)。”

虽然竞技武术的南拳有别于传统武术的南拳,但是重庆的南拳高手们也曾在传统武术比赛中一鸣惊人。

2010年11月第四届世界传统武术节在湖北十堰开幕,来自世界各地83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多名武林高手云集武当山同台竞技。正是这次比赛当中,年过六旬的重庆选手林永发夺得了其他南拳类金牌。王技铭作为当时重庆队的领队,见证了林永发的夺金过程,他透露:“重庆的南拳种类也较多,有些发源于川渝,有些是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央国术馆从南京迁到重庆后,传授出来的。这次参赛的林老师就是一位来自余门拳的南拳高手,他在比赛中身手矫健,用完美的表现征服了裁判,最后夺得了金牌。”

林永发夺金之后,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据王技铭回忆:“当时我们下榻的酒店保安,听说一位六旬老人居然是金牌获得者,于是想切磋一下。没想到这场切磋很快就结束了,林老师一个近身出击,保安就被打得连连后退,‘砰’的一声撞到了电梯门上……事后这名保安也是心悦诚服地表示‘服气了’。”

重庆传统武术的南拳高手既然有不错的表现,为何没有徒子徒孙转型成为竞技武术南拳选手?刘意成的教练王世强坦言转型很难:“首先传统武术和竞技武术选材就不一样,传统武术看重的是人品,提倡的是有教无类;可竞技武术选材是从比赛出发,会考察选手的爆发力、协调性、静力性力量等,甚至还会考虑身材和相貌,两者的选材差异很大。其次传统武术训练时间不固定,有的一周才练2-3次,竞技武术是要求每天都练的,很多传统武术选手吃不下这个苦,因此到目前为止重庆还没有竞技武术南拳选手是传统武术转过来的。”

竞技体育都是残酷的,竞技武术作为竞技体育自然也不例外,以十四运会南拳小全能为例:今年6月在荣昌举行的十四运会武术套路资格赛中,陈龙家和刘意成都成功晋级咸阳的南拳小全能决赛。

其中陈龙家是资格赛第四名,被给予厚望,可他因为比赛中出现严重失误,最后只名列第十一位;反倒是资格赛排名第六名的刘意成敢打敢拼,最后拼下了一个第四名。

陈龙家和刘意成的表现,让人感觉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过刘意成能够取得第四名并非是“爆冷”,王世强告诉记者:“无论是刘意成还是陈龙家,我们都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今年为了让他们取得好成绩,中心(市武管中心)专门聘请了四川著名武术教练邓昌立担任顾问专家,80多岁的他真的是热爱武术运动,今年基本待在我们大学城的基地,每天都指导训练。正是因为大家齐心合力,刘意成又特别勤奋好学,才有机会创造男队员的最佳战绩。”

见惯了各类大赛的王技铭还透露,竞技武术最大的魅力就是心理较量:“传统武术讲究以武会友,竞技武术则更注重竞技性。以南拳小全能为例,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就要比完3个小项(记者注:南拳上午9点、南刀下午2点半、南棍晚上7点),看到对手发挥很好,自己如何超越?出现了失误怎么办?一般的传统武术选手是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的,只有竞技武术才是如此残酷。尤其是全运会四年一届,可能这次发挥不好四年的心血就白费了,所以选手的压力特别大!”

为了证明所言非虚,王技铭还举了一个重庆选手完成自我救赎的例子:“这次参加团体项目的王松就曾因为男子枪术失误,排名倒数第三,一整夜睡不着觉,凌晨3、4点还醒着……幸亏他后面比的男子剑术顶住了压力,夺得9.690分,为最后翻盘夺银埋下了伏笔。”

今年9月初的十四运会武术套路比赛中,重庆武术队取得了建队以来最好成绩:团体项目夺得银牌,个人项目刘意成夺得男子南拳全能(南拳、南刀、南棍)第四名,创造了重庆武术队建队最好成绩。

俗话说“南拳北腿”,刘意成在南拳全能取得突破,是否和重庆人喜爱武术有关?南拳在重庆发展不错,有哪些有趣的故事?带着这一系列的问题,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和探访。

今天(14日)上午,上游新闻记者采访了分管武术运动的重庆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以下简称:市武管中心)副主任王技铭,他多年推广、管理武术运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在记者表明了来意之后,王技铭笑着摇了摇头:“十四运会比的武术套路南拳,和平时大家说的传统南拳(如:咏春、蔡李佛拳、五祖拳、洪拳、余门拳等)不是一回事。而十四运会的武术套路比赛是竞技武术。”

竞技武术和传统武术有什么区别?王技铭进行了简单的解释:“以南拳为例,竞技武术的动作来自传统武术的南拳,但是为了方便比赛打分和评判,竞技武术对南拳动作进行细化、改编和创新,设置了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参赛者需要按照比赛规则,编排一套不少于1分20秒的南拳动作(包含规定动作、自选动作)让裁判分A、B、C三项打分,传统武术比赛则相对比较宽松,主要看参赛选手的动作演练水平和完成动作的质量。”

为了让记者对竞技武术有更深的理解,王技铭还特别以刘意成的比赛进行了举例:“刘意成的南拳小全能,一共比了南拳、南刀、南棍三项内容,其中南拳得了9.710分、南刀得了9.753分、南棍得了9.736分,最后总分名列第四。他比的南拳、南刀、南棍每个小项,都是由A、B、C三组分构成,其中A组是动作完成质量分(3位裁判评判)、B组是演练水平分(5位裁判评判)、C组是动作难度分(3位裁判评判)。”

虽然竞技武术的南拳有别于传统武术的南拳,但是重庆的南拳高手们也曾在传统武术比赛中一鸣惊人。

2010年11月第四届世界传统武术节在湖北十堰开幕,来自世界各地83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多名武林高手云集武当山同台竞技。正是这次比赛当中,年过六旬的重庆选手林永发夺得了其他南拳类金牌。王技铭作为当时重庆队的领队,见证了林永发的夺金过程,他透露:“重庆的南拳种类也较多,有些发源于川渝,有些是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央国术馆从南京迁到重庆后,传授出来的。这次参赛的林老师就是一位来自余门拳的南拳高手,他在比赛中身手矫健,用完美的表现征服了裁判,最后夺得了金牌。”

林永发夺金之后,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据王技铭回忆:“当时我们下榻的酒店保安,听说一位六旬老人居然是金牌获得者,于是想切磋一下。没想到这场切磋很快就结束了,林老师一个近身出击,保安就被打得连连后退,‘砰’的一声撞到了电梯门上……事后这名保安也是心悦诚服地表示‘服气了’。”

重庆传统武术的南拳高手既然有不错的表现,为何没有徒子徒孙转型成为竞技武术南拳选手?刘意成的教练王世强坦言转型很难:“首先传统武术和竞技武术选材就不一样,传统武术看重的是人品,提倡的是有教无类;可竞技武术选材是从比赛出发,会考察选手的爆发力、协调性、静力性力量等,甚至还会考虑身材和相貌,两者的选材差异很大。其次传统武术训练时间不固定,有的一周才练2-3次,竞技武术是要求每天都练的,很多传统武术选手吃不下这个苦,因此到目前为止重庆还没有竞技武术南拳选手是传统武术转过来的。”

竞技体育都是残酷的,竞技武术作为竞技体育自然也不例外,以十四运会南拳小全能为例:今年6月在荣昌举行的十四运会武术套路资格赛中,陈龙家和刘意成都成功晋级咸阳的南拳小全能决赛。

其中陈龙家是资格赛第四名,被给予厚望,可他因为比赛中出现严重失误,最后只名列第十一位;反倒是资格赛排名第六名的刘意成敢打敢拼,最后拼下了一个第四名。

陈龙家和刘意成的表现,让人感觉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不过刘意成能够取得第四名并非是“爆冷”,王世强告诉记者:“无论是刘意成还是陈龙家,我们都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今年为了让他们取得好成绩,中心(市武管中心)专门聘请了四川著名武术教练邓昌立担任顾问专家,80多岁的他真的是热爱武术运动,今年基本待在我们大学城的基地,每天都指导训练。正是因为大家齐心合力,刘意成又特别勤奋好学,才有机会创造男队员的最佳战绩。”

见惯了各类大赛的王技铭还透露,竞技武术最大的魅力就是心理较量:“传统武术讲究以武会友,竞技武术则更注重竞技性。以南拳小全能为例,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就要比完3个小项(记者注:南拳上午9点、南刀下午2点半、南棍晚上7点),看到对手发挥很好,自己如何超越?出现了失误怎么办?一般的传统武术选手是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的,只有竞技武术才是如此残酷。尤其是全运会四年一届,可能这次发挥不好四年的心血就白费了,所以选手的压力特别大!”

为了证明所言非虚,王技铭还举了一个重庆选手完成自我救赎的例子:“这次参加团体项目的王松就曾因为男子枪术失误,排名倒数第三,一整夜睡不着觉,凌晨3、4点还醒着……幸亏他后面比的男子剑术顶住了压力,夺得9.690分,为最后翻盘夺银埋下了伏笔。”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端现已正式改版升级为“新重庆”客户端。为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方二维码,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你!

①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授权华龙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4报1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重庆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或“来源:华龙网-重庆XX”。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华龙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华龙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华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③ 华龙网及其新重庆客户端标明非华龙网的确定来源或未标注华龙网LOGO、名称、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非原创作品。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华龙网联系,联系邮箱:。

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14报1刊:重庆日报 重庆晚报 重庆晨报 重庆商报 时代信报 新女报 健康人报 重庆法制报 三峡都市报 巴渝都市报 武陵都市报 渝州服务导报 人居周报 都市热报 今日重庆

华龙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环境: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 传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