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白宫和人切磋拳法

大多数成功必须通过各种努力取得;取得这类成功的人,其与众不同之处不在于天生的特质如何,而在于为了培养这种特质所付出的巨大努力。

世界上有两种成功。第一种成功发生在天生具有完成某种事情的禀赋的人身上,一般的人无论经过多少训练都做不来,这自然无关坚持不懈或者意志力。相比之下,第二种成功是最常见的,它遍及生活的每个方面,必须通过各种努力取得;取得这类成功的人,其与众不同之处不在于天生的特质如何,而在于为了培养这种特质所付出的巨大努力。

我曾是个孱弱的孩子,没有与生俱来的非凡才能,大多数时间只能待在家里。然而,通过阅读一些英雄事迹——从弗吉谷的士兵、摩根的步枪手,再到我的先祖和他们的亲属创立的丰功伟绩,我开始对那些无畏并敢于坚持自我的人大加赞赏,萌生了强烈的愿望,想要和他们一样。

直到14岁那年,我才让这种愿望摆脱白日梦,开始成为现实。当时因为哮喘复发,我独自一人来到湖边休养。某天骑马赶路的时候,迎面撞见几个男孩,年龄跟我相仿,只是比我更有能力、更淘气。他们意识到我是个送上门的牺牲品,于是兴奋地把我拖到一边,用各种手段加以捉弄。特别悲惨的是,我曾试图反抗,却发现这帮孩子中的任何一个都能轻松地“单挑”我,而且还可以保证既不把我伤得太重,也不让我有任何还手之力。

那次经历比任何良言教给我的都多。我痛苦地意识到,自己并不具备天生的勇猛,只能通过训练来弥补这一点。于是,在父亲的真诚鼓励下,我开始苦练拳击。笨手笨脚的脾性,让我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取得了一点儿能被人们看得出来的进步。

最终,我鼓起勇气参加了最轻量级的比赛。在拳击台上,接连与我对抗的几位选手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但无论对手如何弱小,最终赢得比赛的总归是我,那个小小的奖杯也成了我最珍爱的财产之一。多年后,步入政坛的我在报上偶然读到某个小人物的报道,他曾参加五级残障人士的比赛,并赢得了一个看似毫无价值的奖杯,从中找到了无限的欢乐。哦,天哪!在我看来,这个不服输的家伙跟当年的自己简直就是哥儿俩。

拳击并非粗野的游戏,它具有许多体育之外的积极意义。我做警署长官时,发现在犯罪多发的社区建立拳击俱乐部,有助于减少年轻人舞刀弄枪的倾向,否则,精力过剩的他们很可能加入杀人帮伙。出于类似理由,我一直在陆军、海军乃至青年基督教协会中鼓励大家玩拳击。记得我头一回对两个海军牧师产生敬意,就是因为发现他们每人都买了半打拳击手套。

直到进入白宫,我还经常跟助手们打拳以自娱。直到有一回,某个年轻的炮兵上尉反击时一记重拳命中我的眼睛,打坏了毛细血管。幸运的是,挨打的那只是左眼,视力原本就比较模糊,出点血也不要紧。这件事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垂垂老矣,是时候告别拳坛了。

□摘自《我的奋斗:罗斯福自传》,中国长安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标题系编者所拟。

大多数成功必须通过各种努力取得;取得这类成功的人,其与众不同之处不在于天生的特质如何,而在于为了培养这种特质所付出的巨大努力。

世界上有两种成功。第一种成功发生在天生具有完成某种事情的禀赋的人身上,一般的人无论经过多少训练都做不来,这自然无关坚持不懈或者意志力。相比之下,第二种成功是最常见的,它遍及生活的每个方面,必须通过各种努力取得;取得这类成功的人,其与众不同之处不在于天生的特质如何,而在于为了培养这种特质所付出的巨大努力。

我曾是个孱弱的孩子,没有与生俱来的非凡才能,大多数时间只能待在家里。然而,通过阅读一些英雄事迹——从弗吉谷的士兵、摩根的步枪手,再到我的先祖和他们的亲属创立的丰功伟绩,我开始对那些无畏并敢于坚持自我的人大加赞赏,萌生了强烈的愿望,想要和他们一样。

直到14岁那年,我才让这种愿望摆脱白日梦,开始成为现实。当时因为哮喘复发,我独自一人来到湖边休养。某天骑马赶路的时候,迎面撞见几个男孩,年龄跟我相仿,只是比我更有能力、更淘气。他们意识到我是个送上门的牺牲品,于是兴奋地把我拖到一边,用各种手段加以捉弄。特别悲惨的是,我曾试图反抗,却发现这帮孩子中的任何一个都能轻松地“单挑”我,而且还可以保证既不把我伤得太重,也不让我有任何还手之力。

那次经历比任何良言教给我的都多。我痛苦地意识到,自己并不具备天生的勇猛,只能通过训练来弥补这一点。于是,在父亲的真诚鼓励下,我开始苦练拳击。笨手笨脚的脾性,让我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才取得了一点儿能被人们看得出来的进步。

最终,我鼓起勇气参加了最轻量级的比赛。在拳击台上,接连与我对抗的几位选手都是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但无论对手如何弱小,最终赢得比赛的总归是我,那个小小的奖杯也成了我最珍爱的财产之一。多年后,步入政坛的我在报上偶然读到某个小人物的报道,他曾参加五级残障人士的比赛,并赢得了一个看似毫无价值的奖杯,从中找到了无限的欢乐。哦,天哪!在我看来,这个不服输的家伙跟当年的自己简直就是哥儿俩。

拳击并非粗野的游戏,它具有许多体育之外的积极意义。我做警署长官时,发现在犯罪多发的社区建立拳击俱乐部,有助于减少年轻人舞刀弄枪的倾向,否则,精力过剩的他们很可能加入杀人帮伙。出于类似理由,我一直在陆军、海军乃至青年基督教协会中鼓励大家玩拳击。记得我头一回对两个海军牧师产生敬意,就是因为发现他们每人都买了半打拳击手套。

直到进入白宫,我还经常跟助手们打拳以自娱。直到有一回,某个年轻的炮兵上尉反击时一记重拳命中我的眼睛,打坏了毛细血管。幸运的是,挨打的那只是左眼,视力原本就比较模糊,出点血也不要紧。这件事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垂垂老矣,是时候告别拳坛了。

□摘自《我的奋斗:罗斯福自传》,中国长安出版社2011年11月第一版。标题系编者所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