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亮】落花抄(R18)

阳春三月天,暖阳肆意融进屋瓦房檐,滴落在青石板上,被马蹄踏成细碎的浅金色,溅上衣角,窝进青衣袍的褶皱中去。

一群侍从们手忙脚乱地从大门涌进来,便看见棕毛宝马上的孩子手无意间一松,整个人就这样从马背上被抖落了下来。

五六个反应快些的侍从忙飞奔着上前欲要接住那孩子,却见着一股风揽了数朵桃花卷到了孩子身侧,花瓣随风一扬,竟是化作了个桃衣的少年,将男孩稳稳接住。

“少……少爷……”侍从们愣愣地住了步子,望见那凭空出现的少年背对着众人,银发纷飞舞在风中,落花织成幕在他身侧缭绕飘扬,只一个背影就足够惊艳天下。

“是个好看又活泼的孩子啊,”清灵的声音夹杂着笑意,“不过可不能一直这般调皮哦。”

风再次卷来,桃花乱舞,芳香满溢整座府邸。待众人终于看得清面前事物,才发现哪有什么绝世少年,只有将军府的小少爷呆呆地立在桃树下,然后伸手揉了揉眼睛。

桃仙与这任将军初次的相遇,落花美如画卷,桃香芬芳似网,清晰地烙进孩子心里。

“嗨,还能在哪儿呢,咱们将军回府就呆在庭院那颗桃树下呢!”那侍卫无奈地耸耸肩。

侍女眨眨眼,她也知那桃树是棵万年古树,一年四季桃花花开不败,却总是半开半合,似含羞又似怒放。老人都说花不宜盛,盛极必衰,想来这桃树实在是颇有灵气,几代将军都尊它为神树。

“神树,”侍卫嘟囔了一句,“可我们将军既不将它供起来,也不成天参拜,却是整天痴迷于它,简直就像是照顾老婆一样……”

“可不是,”那侍卫到振振有词起来,“我听前一辈的侍卫长说过,那桃树里住着个仙尊……”

“嘿嘿嘿,”小侍女将盘子放在石桌上,笑容愈加意味深长起来,“是貂蝉姑娘啦。她昨日听闻您从京城封了将回来了,忙亲手做了糕点,今日一大早就遣人送来了。”

“那可不行!将军您就好好享用吧,别辜负蝉姑娘的心意啊。”小侍女忙行了个礼,蹦蹦跳跳溜走了。

赵云幽幽望一眼那盘意味明显的鸳鸯糕,犹豫着刚想伸手拈起来细看,忽地不知哪里吹来阵带花香的风,紧接着“哗啦”一声,一堆桃花从天而降,将那盘糕点盖了个严严实实。

老树枝桠上卧了个桃衣少年,姿态慵懒地半倚在躯干上。银白的发丝丝缕缕舞进一树繁花中,双眸含笑,胜过纷飞烂漫的桃花。

少年右手一扬,一截玉藕一般的小臂从广袖中伸出,将枝叶间的花儿挥下,再次准确无误地在那盘可怜的糕点上又盖一层花毯。

树上人儿听闻这话黑了脸,刚欲言语,脚底却是一滑,低呼一声,夹着几片纷飞的桃花就这样落了下来。

习武之人当然不是吃素的,赵云立刻眼疾手快地伸开胳膊,“砰”,接了个满怀。

铺面是淡淡的桃香,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aqihy.com/,RNG.M战队怀中面色带红的人儿侧了侧脸,不知从哪儿摸了把羽扇出来,像模像样一遮。赵云探头望去,只见得他银白又极长的睫一掀,

赵云眨眨眼,不由收紧了搂着人儿的手,细细看去更觉少年生得绝色潋滟,又不失英气俊朗,一袭桃色长袍偎在自己怀中,竟是让赵云有些浮想联翩。

恍惚间眼前的人与年少时的记忆重叠,那次赵云都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真实的相遇,轮廓逐渐清晰起来。

赵云不知怎的就捕获了这只古老生物的芳心。无论是在书房大厅,或是十里巷外,这小桃仙总会赶巧不巧就出现在他面前,然后悠哉自然地同他一遍行路嬉闹,简直可以说是阴魂不散了。

当然,这般的阴魂不散,赵云求之不得。年少所遇的绝世少年此时就这样伴在自己身边,那个只出现在梦里触之不及的人儿,离自己竟是这样近,他没乐出声都是奇怪的了。

“喂,木头呆子,发什么呆呢。”少年不满的声音将赵云拉回现实。他定了定神,发觉少年的脸离他只有一个拳头近,长睫扑扇着,好像就要扫到自己脸颊上去。

确是挺近啊……赵云的脸微红了红,迟疑着开口:“仙尊,你这太近了点儿……”这般说着,却又忍不住转回来看少年好看的眸子。

纤指蓦地就抚上了赵云的唇,旦见面前人不悦地扬了下巴,挑起眉:“都说了叫我孔明。”

“唔……孔明。”嘴唇开合轻蹭过少年覆在自己唇上的两指,有酥麻的感觉。赵云不由意动,右手顺势而上便握住了诸葛亮的手。

“看花,别老想着看我。”诸葛亮笑得眉眼弯弯,灵活地抽出手的同时,指尖还在赵云嘴角一滑一撩。

赵云颇为无奈地望着身侧笑容像只狐狸又专心致志赏着满院花儿的家伙,心里想,这定是这磨人的小妖精。

“喂,木头,”赏着赏着诸葛亮忽的就侧过脸,“你觉得——是含羞的花美,还是怒放的花美?”

“叫我子龙我便告诉你。”赵云本是这样说的,可一望见小桃仙那傲气又狡黠的笑容,便被迷的那叫一个七荤八素,便也笑了,道,“含羞之花青涩宛若少女,却是过于内敛则矫;怒放之花好似绝世舞姬,但又过于张扬则狂。”

“而孔明之桃花,怒放几朵,含羞几朵,似开似合,欲说还休,难掩绝色。且说那些世俗之花,又怎能及你半分?”

“子龙的意思是,亮在你心中独一无二?”诸葛亮收了羽扇,将脸蓦地凑上来,接着便是令天地都失色的笑,

赵云怔在原地,隐隐觉出鼻端愈来愈浓的桃花香味,少年的唇柔软如飘落的桃花瓣,同样柔软的舌描绘自己的唇形,最后贝齿轻轻一咬,便放了开来。

诸葛亮一副揩油后唯恐天下不乱的好整以暇状,眼见要使个法术开溜,手臂便被人扣住,一拉,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紧接着赵云便倾下身,封住了他欲言的唇。

相比诸葛亮的轻点小雨,这一次的吻如江水泛滥不可收拾,是完完全全一个宣誓占有权的吻。赵云一路划开他的唇瓣,撬开贝齿,径直绕上舌尖,百般缠绵挑弄。诸葛亮只觉一吻下去晕乎乎的,双腿一软完全倒进赵云怀里去,破碎撩人的音调从双唇间溢出。

赵云恋恋不舍地放开他的唇,只见这小家伙面色潮红地软在自己怀里,双眼水汽氤氲,忍不住伸手点了点他还带着津液的唇瓣,哑声道:“那,孔明今天晚上要不要来我卧房玩玩?”

眼见面前一向狡猾傲慢的小桃仙语塞,想反抗身子又软软的使不上力,赵云不由失笑。

窗外那颗常年花开不败的桃树再无粉黛颜色的喧嚣,取而代之的是属于夏季的新绿,一点一点爬满了枝丫。

赵云透过半掩的窗,愣愣望着满院落花似毯,小池水面上是一层轻柔的粉,而枕边本应熟睡的人儿无影无踪。

“先生是何人?”坐在老树下的赵云皱了皱眉,抬头望着这位一席白袍的长发男子,“如何进的这将军府。”

“赵将军今日过分消沉,拒见任何人,足不出户,茶饭不思,他的家人请在下前来——为将军解开心结。”男子顺势坐在对面的石凳上,黑底红纹的披肩滑落在地上。

不等赵云开口,男子望一眼他身侧的老树,徽微一笑:“传言将军府有棵万年古树,一年四季花开不败,花开不盛,盛极必衰。眼见这桃树此象,是破了灵性,出春入夏了。”

也不顾赵云听了此话后难看的脸色,男子自顾自不知从何处托来一只神器,右手一拂,一只半透明的莲花霎时盛开在器中。他兀自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修炼万年的桃夭性行淑均,受了将军府几百年的供奉后有了神格,入了仙籍。本该尽了自己的职责守生世将军府的平安,却恋上了这任的将军。

“人与仙本就无任何可能,天界与人间本就不是一个世界。桃妖求回自己原本的妖身,脱离了天庭的管束。尽管人妖依旧殊途,却总好过天兵天将的追杀。只要心上人不弃,他也无悔。

“脱离仙籍,桃妖便再也不具花开四季的能力。不过但凡花开,便会再聚成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