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天怼地怼空气让宁静那英头疼的于文文底气来自哪里?

节目中,于文文头顶假发片,穿着一身重金属黑,从一名软妹直接变身拽姐,专治各种不服。

曾经靠《体面》一夜爆火,如今却跌落十八线,频繁整容、情商堪忧的于文文,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于文文,1989年出生在辽宁省大连市,父母虽然不是文艺工作者,但却非常喜欢音乐,因此早就做好了让女儿学音乐的打算。

在于文文还没出生时,父母就为她准备好了一架钢琴,而这也决定了于文文将来要走的路。

为了让她能够静下心来,父母还特意跟她“约法三章”,比如在弹钢琴的时候不能三心二意,每练习两个小时可以换半个小时的游戏时间。

除了钢琴之外,于文文还学习过拳击和足球,不过由于她的体型比较瘦弱,这些对抗性的运动并不适合她。

可是就在于文文9岁这年,她却突然跟父母发起了“抗议”。原来,她觉得钢琴太大不好携带,想要学一种“走到哪弹到哪”的乐器。

最后,于文文挑了一圈选择了吉他。至于理由也非常简单,吉他只有6根弦,看起来比钢琴简单多了。

第一次接触吉他,于文文就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由于常年练习钢琴打下了基础,于文文在学习吉他的过程中,也是进步神速。

当然,由于乐器本身的性质,于文文的曲风也随之变化,渐渐地从古典乐转向了流行音乐。

虽然一个人在国外生活,可是于文文却并不觉得寂寞,对她来说吉他就是最好的伙伴。

而且,外国也有很多厉害的吉他大师,于文文经常会不辞辛苦地赶到现场观看他们的演唱会,这也对年少的她有着很大的启发。

渐渐地,于文文凭借自己的音乐才华获得了关注,她也因此加入了弦乐队,成为了一名主唱兼吉他手。

在此期间,于文文还受邀跟彼得福兰顿、沙滩男孩等音乐人同台演出,也算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吉他手了。

2009年,于文文凭借自己的影响力,被伯克利音乐学院录取,并且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读大学的这几年,于文文专注于音乐创作,偶尔也会接到一些经纪公司的邀请,不过于文文一直没有答应,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战场”在国内。

大学四年,于文文收获了很多荣誉,这也带给她无比的自信,她相信自己回国后一定会一鸣惊人,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2014年,于文文在经纪公司的安排下参加了《最美和声》第二季,并且入选了陶喆组,可是整体表现却反响平平。

同年,于文文还参演了电影《致青春》,但她的戏份却少得可怜,仅有一个几秒钟的镜头,根本不足以让观众记住她。

唯一还算不错的资源,就是中韩合拍的一部偶像剧《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于文文在这部剧中饰演了女二号“舒晴”。

这算是于文文第一次正式触及荧幕,而拍戏时那种热闹的氛围,也让她找到了归属感。

从那时起,于文文便不再拒绝演戏。在公司的安排下,她开始走起了影视路线,不过音乐依旧是她事业的重心。

凭借优秀的外形和扎实的唱功,于文文获得了所有导师的青睐。甚至,刘欢和羽泉为了抢她,还递出了直通卡。

思考再三之后,于文文选择了羽泉组,成为了这一季比赛中的夺冠热门。然而,谁都没想到,于文文竟然在组内淘汰赛时爆冷被淘汰。

而羽泉给出的淘汰理由更是让人无法理解:她长得太漂亮了,所以要把机会让给那些条件差的学员。

在一档音乐节目中,把颜值当成评判标准无疑是最不公平的做法。因此,大家纷纷出面为她打抱不平,甚至有人怀疑于文文得罪了某位大佬。

对此,于文文也感到很莫名其妙,她曾在社交平台发了一段自弹自唱的视频,并且配文“我只想写一首好歌曲”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经历过这件事,于文文跟羽泉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或许是怀有愧疚的心理,羽泉给于文文介绍了不少资源。

可惜的是,于文文在音乐这条路上,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幸运的是,于文文在2017年接到了《前任3》的邀请,凭借这部作品,她总算是火出了圈。

据说,当时导演非常满意于文文的形象和气质,觉得她就是女主“林佳”的最好人选。而于文文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在拍戏期间非常认真敬业。

为了找到失恋的状态,于文文把自己关在酒店的房间里好几天,把自己折磨得近乎崩溃。

好在,付出终有回报,这部电影最终斩获了19亿票房,甚至连芒果都跟着涨价了。

与此同时,于文文为电影创作的那首《体面》也成了当年最火的歌曲,把她带向了事业的巅峰。

走红后,于文文确实接到了很多综艺和晚会的邀请。可是无论走到哪,她都会被要求唱一首《体面》。

可是就算再好听的歌,听多了都会让人觉得厌倦。随着《体面》的热度被渐渐耗光,于文文身上的光环也变得黯淡,从而导致她卷入了不少争议。

2018年,于文文参加了《无限歌谣季》,跟毛不易等人一起担任唱作人。在一期节目中,于文文和岳云鹏被分到一组,两人一个作词一个谱曲。

可是等到两人登台时,于文文却完全陶醉在自己的节奏里,根本不顾岳云鹏能不能跟上。

节目播出后,于文文遭到了不少网友的吐槽,这也导致她后续的歌曲收效甚微,愿意支持她的人寥寥无几。

音乐这条路越走越窄,于文文只好在影视圈下更多的功夫。可是不知道她是太心急还是昏了头,竟然接了很多质量堪忧的剧本。

2018年年底,于文文接了一部青春片《二十岁》,在剧中饰演了女主“谢文依”。

30岁扮嫩演少女就不说了,问题是这部电影的剧情和设定也非常狗血,基本上烂片里有的元素它都有。

从那以后,于文文彻底迷失了方向,有综艺就上、有戏约就接。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哪有活儿就去哪。

当她参加综艺节目时,总有嘉宾会让她唱《体面》。每次面对这样的要求,于文文总会笑得很苦涩,但却没人在乎她的感受。

而于文文也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因为她除了《体面》什么都没有了。然而,在这样的环境下,于文文的心态也逐渐发生了转变。

节目中的评委大多是一些网红,而且他们的言辞比较犀利,参赛选手都没能逃过他们的“锐评”,于文文也是如此。

当于文文演唱结束后,一名评委直言她的声音层次不够明显,就像是小学生在背课文。

换成一些性格软弱的明星,估计得感到非常委屈,可于文文却不屑地回怼道“那仅限于你”。

自此,于文文“拽姐”的人设已经有了一个雏形。谁都没想到,向来温柔随和的于文文,竟然有这样的一面。

而这次她在《浪姐3》中的表现,也再一次让观众感受到了她的自信和不羁。节目开始之前,她就放出豪言:在我的领域内,应该没有人会比我强。

到了正式录制时,她又能跟那英、宁静这样的前辈针锋相对,甚至把两人搞得不知所措。

毕竟在综艺节目中,性格讨喜、综艺感强才是王道,像于文文这种“怼天怼地”态度并不是长久之计。

而且,于文文想要翻红光靠这些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找到正确的方向,创作出优质的作品。

成功逆袭还是无奈退场,一切都取决于她的选择。希望于文文能够证明自己:她不只有一首《体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