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男生校内训练摔跤被搏击社队长使“断头台”招术摔伤致高位截瘫警方立为刑案

2021年12月29日,四川成都一家康复医院病房内,16岁的小丁躺在病床上,高位截瘫的他身体无法动弹,胸部以下毫无知觉。这一切,都源于一场摔跤训练

小丁是四川凉山州农业学校的一名学生,今年3月26日,他在学校参加搏击社的摔跤训练时,被搏击社队长吉某某使出一招“断头台”而摔倒,颈部以下当场失去知觉。后经医院诊断:小丁颈椎骨折,伴脊髓损伤,造成高位截瘫。

小丁的父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丁的伤情达到一级伤残,治疗已花费数十万元,如今面临无钱医治的尴尬境地。

对于此事,凉山州农业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一个意外事件,凉山州教体局及学校都很重视,组织了多次协调,目前学校已垫付医疗费、赠与慰问金及师生捐款等36万余元。“学校会全力配合小丁的治疗和救助,但最终可能还是要走司法途径解决。”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获悉,事发时,搏击社队长吉某某仅取得四川省武术教练员证半个月,他平时要指导搏击社同学的训练。目前,吉某某涉嫌过失致人重伤,西昌市公安局已立为刑事案件,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16岁的小丁,是四川凉山州农业学校2020级高职机电一班的一名学生。如今,这个身高近1.88米的大男孩已在医院治疗了9个月,他将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站起来自由奔跑,今后可能只能坐在轮椅上。

小丁的父亲丁敦武介绍,他们家住四川攀枝花市,儿子小丁初中毕业后报了攀枝花的一所技校,“我是从事冶金工作的,就让孩子报了冶金方面的专业,读的是3+2五年制大专,前三年在西昌市的凉山州农业学校就读,后两年回攀枝花的学校就读。”

没想到,2021年3月26日,正在凉山州农业学校读书的小丁出事了。丁敦武还记得当时的情景,“我们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称孩子出事了,当时根本没想到那么严重,连夜开车赶到西昌。”当晚10时许,丁敦武赶到凉山州第二人民医院,“孩子说颈部以下没知觉了。”

丁敦武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抵达医院后,他才得知儿子是在校内进行摔跤训练过程中受的伤,是被学校“搏击社”的队长用手固定头颈摔倒,从而造成颈椎骨折。

当晚,丁敦武将儿子小丁送至攀枝花市中心医院救治,经诊断为:颈5椎体骨折,伴颈脊髓损伤。“医生说,小丁的神经受损,造成高位截瘫。”丁敦武听了医生的介绍,“感觉天都要塌了!”

丁敦武回忆,在攀枝花住院后,儿子小丁的肺部出现感染,进入重症监护室抢救,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作为孩子的父亲,只能对医生说,一定要救。”在重症监护室住了20余天后,小丁的病情逐渐稳定好转,转到普通病房治疗。5月12日,丁敦武将儿子转入成都市温江区“四川省八一康复中心”进行康复治疗。

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小丁的情况好转,正在进行康复训练。“经鉴定,他的伤情达到了一级伤残。”

事发后,丁敦武来到凉山州农业学校,向当天参与摔跤训练的同学了解情况。“当时,搏击社队长与另外一名同学向我演示了小丁受伤的经过,我才知道队长用了一种叫断头台的绝技,后来咨询了相关专业人士,说这是格斗场上最狠的招数之一。”他说。

相关资料显示,“断头台”是格斗技巧的一种,手臂由对手下颔穿过,双手合并上提。这个动作一方面对对方气管造成压迫,因为用手臂紧紧缠绕着对方的脖子处,酷似中世纪的刑具而得名。断头台也可以应用在地面状态下,使用者会用双腿夹在对方后臀处,形成一个封闭的地面防守状态,以控制对手的行动,防止逃脱。

沙某某是小丁的同学,目睹了小丁受伤的经过。他回忆,3月26日下午,他和小丁及搏击社的同学在学校板房内练习摔跤,小丁因体格较大找不到合适的对手,然后小丁就和队长吉某某练摔跤。“小丁首先进攻用双手抱住了队长的双腿,队长用右手锁住小丁的头颈,后来两人摔在了地上。”

沙某某表示,两人摔倒在地后,小丁躺在地上说他的手发麻,然后队长放开他的头颈,小丁当时整个人趴在地上,“队长问他哪里不舒服,小丁说他的下半身没有知觉。队长将小丁侧翻平躺在地上,随后打电话给他的师兄问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后又打了120,救护车到学校急救。”

红星新闻记者采访获悉,小丁身高1.88米,当时的体重超过一百八十斤,而队长吉某某的身高只有1.7米左右,体重一百二三十斤。沙某某称,他去年和小丁一起加入搏击社,平时都是在队长吉某某的带领和指导下训练,事发当天下午摔跤没有戴护具。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当事搏击社队长吉某某,出生于2003年12月,也是凉山州农业学校的学生,比小丁高一届。12月29日,吉某某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小丁的受伤,他也很愧疚。

事发当时,小丁到底是如何受伤的?吉某某回忆,3月26日16时08分,小丁在搏击微信群中问要不要训练,他回答说要训练。然后,搏击社的同学在16时30分准时到学校板房开始热身运动,大约在16时45分结束热身活动。休息之后,我说如果需要降体重的话,摔跤比较好。

“小丁先和其他同学练习摔跤,但小丁体格较大,其他同学老是被他压在身下,然后我对小丁说:干脆我俩对练。小丁同意了,就和我对练摔跤,小丁一上来就两手抱住我的双腿,然后用肩部顶我的腹部,在我失去平衡的一瞬间,我顺势用右手把小丁的头颈部固定,然后两人都摔在地上。”吉某某称,这一招综合格斗术语叫“断头台”,“我估计小丁是在头颈部固定后和我摔倒的过程中受伤的。”

吉某某回忆,小丁倒地后仍在挣扎,小丁对他说:“队长,我手麻。”然后,他就放开了小丁。之后,小丁说不能动,他就帮助小丁从趴在地上的状态翻身平躺在地面,“因为小丁一直说不适,于是我在17时54分就拨打了120救人。”

“我记得小丁是2020年10月20日开始训练的,平时都是我在指导搏击社的同学训练。”吉某某称,截至事发时,只教了热身运动、拳法、步伐,没教摔跤,平时室内训练都是在学校板房内进行的。“搏击社是经学校同意后成立的学生组织,类似于文学社,是兴趣类的活动组织。学校为搏击社提供了两个沙袋、哑铃等器械给搏击社和健身社共用。”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获悉,吉某某取得了四川省武术教练员岗位培训合格证书,项目为武术搏击。该证书显示,吉某某于2021年3月10日至3月12日参加武术搏击教练员培训班学习,经考试成绩合格。发证日期为2021年3月12日,也就是说,小丁出事那天,吉某某取得武术教练证仅半个月。

小丁的父亲丁敦武表示,事发后的3月27日,他向西昌警方报案,西昌市公安局新村派出所介入调查,“起初因证据不足,警方未予以立案。后来,在补充了相关证据后,警方立为刑事案件,目前该案还在办理中。”

红星新闻采访了解到,2021年7月6日,针对吉某某涉嫌过失致人重伤一案,西昌市公安局拟立为刑事案件侦查。

“小丁受伤后,治疗已花费数十万元,但现在面临无钱医治的尴尬境地。”丁敦武称,事发后,教育部门曾组织三方调解,费用分成三方承担。“目前,搏击社队长一方只给了3万多元,学校一直在垫付相关治疗费。但从这个月开始,学校停止支付每月3万元的后续治疗费用。现在,每月的住院治疗和买药的费用要好几万元,我向身边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现在压力非常大。”

丁敦武表示,小丁去成都的医院治疗后,由外婆和护工照看,他要回攀枝花上班,而他一个月工资只有四五千元,对于儿子高额的治疗费来说,堪称 “杯水车薪”。“首先,我认为要先救人,因此,希望学校及另外一方家属,能继续支付儿子的后续治疗费用。”

“这是在训练中受的伤,我也不是故意的,是无意的。”12月29日,吉某某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自从小丁受伤之后,搏击社就停止了训练,截至目前也没有恢复。另外,他仍在学校上学,并不知道小丁目前的情况。

“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事我也很抱歉。”吉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发后,他的家人去医院看望过小丁,家里已给付了3.7万余元,但由于小丁治疗的费用实在太高了,“我们家是农村的,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这是一个意外,谁也不想这样。”

红星新闻记者从凉山州相关部门获悉,事发后,凉山州教体局高度重视,要求凉山州农校要把抢救学生生命放在第一位,全力配合小丁的救治,依法依规妥善处置。并安排分管局领导到攀枝花看望小丁及家属,送去1万元慰问金。“凉山农校第一时间将小丁送往医院救治,并报警配合调查。转院后,迅速安排校领导、教师赶赴攀枝花看望慰问,全面了解病情。”同时,多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小丁的救助事宜,安排专人具体负责救助工作。

12月29日,负责处理此事的凉山州农业学校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学校垫付的医疗费、赠与的慰问金及全校师生捐款共计36万余元,已给付到小丁的家属。“我到农校8年以来,这也是全校师生捐款最多的一次,捐了3.7万余元。”该负责人称,他去成都的医院看望过小丁,医生说康复流程是半年,“我们学校一直在垫付治疗费用,现在半年已经过了。”

“这是一个意外,小丁在训练中受伤。”该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事发后,已经组织了多次协商,但没有结果。“最近,他们(小丁家属)又要求学校赔偿,但现在责任也没有划分,法院也没判决,所以无法进行赔偿。12月20多号,小丁家属又要求支付治疗费用,但月底学校封账了,暂时没法付。”

该负责人表示,经过学校了解,搏击社队长吉某某家里经济条件也比较困难。“据公安鉴定,吉某某有危险动作,使用了断头台,涉嫌过失伤人被立案。由于涉及到第三方,医保方面就没法报销。”该负责人表示,换一个角度想,小丁家属的心情可以理解,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现在如何好好协商处理此事,才是关键。但是,与小丁的家属沟通起来很困难,无法协商一致。因此,我们也建议他们走司法途径,可能通过法院的判决划分责任,此事才能解决。”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小丁逐渐好转,在别人的帮助下,勉强能坐在轮椅上。目前,小丁的手臂能抬起来,但是手指仍没有力气。前几天,他艰难地给父亲丁敦武发了一条微信语音,“爸爸,我好恼火哟,我不想这样一辈子坐在轮椅上,我好想站起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